繁体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福建日报记者通道远程 邮箱 传稿
222
您所在的位置:东南网马来西亚站 > 中华文明 > 正文

听文物讲故事|安车、高车,你分得清吗?

2021-11-08 16:12:22 袁慧晶 来源:新华网  责任编辑:吴晓芳  

新华社南昌11月8日电 题:安车、高车,你分得清吗?

新华社记者袁慧晶

千乘万骑,载驰载驱。车作为古人日常生活中的交通工具和战场上的战争工具,在我国有着十分久远的历史。不晚于商代,我国已能造车,自春秋往后车型更迭,分类众多,功能齐全。那么,安车、高车,你分得清吗?

在南昌汉代海昏侯国遗址博物馆的“大秦雄风——秦始皇兵马俑展”展厅,有重量级“嘉宾”——秦陵彩绘铜车马(复制品)亮相。南昌汉代海昏侯国遗址博物馆副馆长范丽君介绍,重量级体现在两个方面:一是重,一组两乘的铜车马每乘重量都在1吨以上;二是价值,这组铜车马的文物本体,是我国迄今为止考古发现的形体最大、结构最复杂、系驾关系最完整、制作工艺最精美的陪葬车马器,被誉为“青铜之冠”。

工艺技术的进步带来车型设计的变化。商代的车主要为单辕的独辀车,至少需要两匹马拉动。战国时期出现的双辕车,一般只需一匹马。到了秦代,车舆设计标准开始统一。秦汉时单辕车和双辕车并行使用,到了西汉后期,双辕车逐步取代独辀车。

秦陵彩绘铜车马一组两乘之高车。(秦始皇兵马俑博物馆供图)

细心的你一定注意到,两乘彩绘铜车马的造型并不一样。其中,高车即立乘之车,古车多立乘,此次展出的高车总重1061千克,主要由青铜制作,饰以金银,通体彩绘,车前驾四匹铜马。车舆内竖立一高杠铜伞,伞下有站立的铜御官俑一个。除铜御官俑腰际所佩的剑以外,车上还配有铜弩、铜盾、铜箭、铜箭箙等兵器,应为兵车,在皇帝车队中起着开道、警卫和征伐的作用。

秦陵彩绘铜车马一组两乘之安车。(秦始皇兵马俑博物馆供图)

安车即坐乘之车。坐乘之车一般为王公贵族家所常用。这辆展出的安车的车舆呈纵长方形,分为前后两舆,舆上端搭一龟甲形的篷盖。前舆较小,内有跽坐的铜御官俑一件。后舆较大,供主人乘坐,内有铜方壶、铜折巾等杂器。车后舆左右两侧各有一窗,前后舆之间的隔板上亦有一窗,舆内前有轼,后有门,门、窗均可自由开合。这种大型安车因有窗牖,闭之则温,开之则凉,俗称辒辌车。

在海昏侯刘贺墓的车马陪葬坑中,也葬有木质彩绘马车五辆。马车经过拆卸,被拆卸下的车马器装入彩绘髹漆木箱内,放置在椁底板上,坑内有马约二十匹,约四匹马拉一辆车。专家推测认为,其属诸侯王、列侯及万石以上官员所驾的驷马安车。

海昏侯刘贺墓的车马陪葬坑。(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供图)

范丽君说,秦汉时期的驷马安车在功能、结构上大致相同,各级官僚贵族拥有众多车辆。除了数量多,王公贵族还以各类金银玉石装点车辆,可谓“珠光宝气”。只是在纹饰风格上两者有区别,秦代多大气简约,汉代则偏细腻唯美。

ADD: 18M, Lorong Thambi Dua, Pudu, 55100 Kuala Lumpur, Malaysia

TEL: 03-21448972, 21448872 FAX:02-21412030